四川高三学生正式开学复课
来源:四川高三学生正式开学复课发稿时间:2020-04-06 17:16:21


问:哈佛是最早采取隔离措施并过渡到在线教学的高校之一,最初遇到了一些挫折,能请您谈谈当时的过程吗?

巴考在接受《哈佛大学校报》采访时分享了夫妻两人的抗“疫”经历。他表示,对他们来说,感染病毒很像得了一场流感,“仿佛一夜间变成了120岁的老人”。

巴考:我们收到上千封来自学生、教职工和校友从全球各地发来的问候,很感动。

这场危机比2008年更困难,因为它影响了我们履行核心使命的能力。我们是一所寄宿制研究型大学,现在校园内基本不能有学生居住。我们不得不关闭图书馆、档案馆以及大多数实验室和设施,这些导致研究人员无法开展工作。这些是2008年那场危机不曾有过的。

接下来的时间为了保持社交距离,大家就只能通过视频软件联络。有件事很让我们分心,我的两个孙女,一个两岁半、一个8周大,我们很想在隔离结束后和她们一块玩。

此前,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 · 雷德菲尔德博士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证实,美国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的推测的确是基于“只有50%人遵守社交距离原则”的假设。“事实上,似乎大多数美国公众都把社交距离的建议放在心上,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的数字要比模型预测的要低很多很多很多。”雷德菲尔德说。

得病成了全国性新闻,感觉奇特

另一位熟悉该小组模型和估算的消息人士告诉CNN,最终得出10万至24万这个数字不是为了吓唬公众。“也不是出于政治或公共关系的目的。”该消息人士说。

之后我们建议限制旅行,先是中国,之后是全球其他疫情严重的地方。我们非常关注疫情趋势,和一些研究人员保持着密切联络。他们中有全世界最好的病毒学家、流行病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他们也在和中国及世界其他地区的同行保持联络,并根据实际情况提供建议。

巴考:其实我们一直都很谨慎,所以被确诊后有点惊讶。因为阿黛尔和我在开始出现症状之前,已经近10天没有见过别人了。我们被完全隔离在家,我本人有自身免疫病,很容易受各种感染。有人好奇我为什么要做核酸检测,我的自身免疫病就是原因。